律动钢琴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正文

左章:当穷音乐家也很快乐

  来源:律动钢琴网  浏览次数:1027
左章在柏林住了3年,那时每周母亲都会带她去柏林爱乐厅听柏林爱乐的演出,如今她回想起来,童年的所有娱乐就只有古典音乐,莫扎特交响曲总是在她脑海中不停盘旋。沉浸于古典音乐中的左章,直到8岁回到中国,才开始学习中文,她的世界中唯有古典音乐的格局才被打破。

  左章在柏林住了3年,那时每周母亲都会带她去柏林爱乐厅听柏林爱乐的演出,如今她回想起来,童年的所有娱乐就只有古典音乐,莫扎特交响曲总是在她脑海中不停盘旋。沉浸于古典音乐中的左章,直到8岁回到中国,才开始学习中文,她的世界中唯有古典音乐的格局才被打破。

  左章记得在德国学琴时,因为钢琴老师想涨工资,就让她去参加一个比赛,结果她拿了奖,老师涨了工资,她的钢琴生涯也就此展开。

  真正懂古典音乐的人很少

  “8岁时我回到深圳,去上艺校,校长就说我们这里刚聘了一位很棒的四川来的老师,他要是喜欢你就会收了你。”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庆幸,从小跟着但昭义老师学钢琴,进行正统的训练,不到半年就开始参加比赛,开始得奖。17岁她去美国深造,如今还在茱莉亚音乐学院读演奏家文凭,“除了钢琴,我就没有做其他事情,因为我那么小就跟了这么好的老师,这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因为缘分的关系,一切就这样顺理成章。”

  她接着说道:“虽然我长期在西方生活,在纽约已经呆了七年,但我其实挺中国的,我吃川菜,看冯小刚,接地气,因为在树立价值观的关键时期,也就是8-17岁,我生活在中国。”而多年的演奏生涯也使她深谙东西方对于古典音乐理解上的本质差别,来源于文化本身的差异,“中国人是不是能真的弄懂西方的古典音乐,有时我觉得需要打一个问号。因为古典音乐是门语言,真正懂这门语言的人很少,如果只是知道这个声音,这个技术怎么样,就好像你听到一句法语,你反复去学就说出来了,但你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古典音乐是一模一样的。很多人把音复制出来了,但他们完全不懂这门语言的功用,也不知道它背后诉说的是什么。我觉得这个是中国和西方在古典音乐方面最大的差异。”

  她强调,在同一场古典音乐会中,西方观众与中国观众需求的东西有所不同。“这种不同来自于观众的耳朵,演奏会结束,随便去采访一个喜欢古典音乐的人,你问他这场音乐会好不好,他说好,好在哪里,中国人和西方人对于‘好在哪里’的答案往往是完全不同的。”在她看来,听音乐方式的差异,便是文化上的差异。西方人能真正理解这门语言,来自于文化的浸淫,就像中国人听京剧、民歌,“拥有从小耳濡目染的氛围,就像你完全是泡在里面长大的,因此你理所当然懂这个文化,跟你试图要去学别人的文化,自然是不一样的。”

  庆幸幼时学琴遇到好老师

  换言之,她认为,中国现在许多人喜欢古典音乐,喜欢的是很旋律的东西,就像她自己也是从小弹肖邦李斯特,优美的旋律可以给人“弹得漂亮极了”的感官享受,但对和声、对乐理、对结构了解得比西方音乐家少得多。“我钢琴的基础都是在中国打的,因而我对和声并不了解,但我在西方的朋友,他们耳朵听到的和声,就可以在琴键上找到,我却找不到,我只能找得到旋律。因为开始时我对和声不了解,我是现去学的。”

  左章17岁去了美国之后,重新去学和声的功用,她期望能够找到古典音乐的自然语感。“就像语言里有文法,懂文法的人就有自然的语感,这和音乐是一样的。”她毫不避讳地说,“我对他们的语感仍然不熟,哪怕我学了那么多年的钢琴。如果我一直在德国没有回来过,一定是不一样的。因为那个时候对我来说,我听到的就只有古典音乐。”

  但是中国的钢琴家有中国钢琴家的优势:手上的功夫是许多西方钢琴家望尘莫及的。“我幸运的是遇到但昭义老师,虽然最初学习古典音乐的环境不及西方,听音乐的方式也很难改变,但在弹琴这块我受到了太好的训练。我们中国钢琴家的指感好,如果能加上后天的努力,进一步加深对文化和作品本身的理解,那么便可以弥补我们的先天不足。譬如,要去了解西方古典音乐到底是怎样形成的,你要了解这个钢琴家,就要了解他的所有作品,包括他的交响曲,他的四重奏,所有的室内演奏,包括歌剧……你才有可能去了解每个作曲家的语言,他特殊的口音,要说的是什么,还要读作曲家的传记,了解他的人生到底是怎样的,是在什么情况下创作出来,为什么写出这样的作品。”

  在西方古典音乐世界中打拼,左章作为一个中国女性钢琴家也曾遭受到这样那样的质疑,但她从来不会被大众的社会观念所影响。“等你听到我弹琴再下定论,如果你没有听到我弹琴,就给我下定论了,那我也没有办法。但因为你们有这样的观念,我就不穿好看的裙子,我就不把自己打扮漂亮点,我不会这样。但我也不会故意把自己打造成怎样,假装我就是很有范儿,我就是很知性,我就是怎样。我不会为这种干扰所左右,我也很少会被工作中的困难所打败,因为我是一个豁达的人。”也因为这份释然和自信,使她成为中国唯一一位签约哥伦比亚唱片公司的女钢琴家。

  享受“美女钢琴家”称呼

  她并不介意被冠以“美女钢琴家”的美名,相反很享受。“我特别臭美,但长相和弹琴有什么关系呢?就算长得再美,要是琴弹得不好,艺术生涯也会很短暂,毕竟我们是在听音乐,不是看音乐。”

  生活中,她是非常宅的女生,屋子里有咖啡,有一台钢琴,有网络,再加上楼里有健身器材就够了,这一天可以不用出门。平时在外演出走动非常频繁,拿9月来说,三四个星期中,从中国到欧洲,从欧洲到美国,从美国回到中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已经绕地球一周,不停地倒时差。她说,“平时我基本都在外面跑,所以可以不用跑的时候,我就喜欢尽量在家待着,也不是特别愿意出去见人什么的,只是偶尔跟好朋友出去吃顿好吃的,我很喜欢喝红酒,但是大部分时间是在家里看点电影,看点书。”

  她喜欢看老电影,尤其喜爱最老版的《洛丽塔》,说它虽然还是比不上原著,但是带给她的心灵震撼不亚于小说。旅行时她会看村上春树,也偏爱钢琴传记,最近就在看茱莉亚的老师大卫·杜巴尔写的《霍洛维茨之夜》,但她笑言看不下去《苏菲的世界》,曾经无数次要看完,也只能看到一半,她还看《纽约客》,她随性,对好奇的事物总爱一探究竟,就像她经常去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看画,也会经常参加读诗会,朗诵喜爱的诗歌,还会在音乐派对上试奏贝多芬的四重奏,布朗五兄妹的钢琴五重奏。
 
  她食量超大,却还要保持身材,穿修身好看的衣服弹琴。她特别喜欢走路,在纽约基本上没打过的,她可以一走就是两三个小时,因为在一个城市里走路,让她觉得接到了地气。正如她也认为有时候古典音乐不需要那么死板,“那个时候为什么会有宫廷音乐?因为宫廷里的公主需要跳舞,就请作曲家去创作配合跳舞的音乐。就像我们去蹦迪,其实是一样的。虽然形式不同,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应该是娱乐大家,走进生活,能接地气的。”

  七年纽约生活,使她在音乐家的圈子里收获了许多幸福,虽然她即将搬到巴黎,但最舍不得的就是这些音乐家朋友。她天真地笑说,“你能跟我说一个真的有钱的古典音乐家吗?如果你是因为钱,如果你是因为名,你就不会学古典音乐了。因为学古典音乐的人,我们不需要钱。比如说我有个音乐家朋友原本是在耶鲁学法律的,律师证都考了,非常厉害,太喜欢音乐了,就去茱莉亚考了个文凭学指挥,原本都是年薪很高的人,住得也很豪华,然后没想通,就过来当了穷音乐家,纽约很多这样的人,我们都很快乐。”
 


推荐资讯
 
 
调琴预约电话:4000-444-004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客户留言| 新闻资讯 | 钢琴网址导航

在线客服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时间:
8:00-21:00(工作日)